反倒是将一个油纸包着的小筒

作者: admin 分类: 吉原彩票平台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4-03 11:36
 
    看来,凭脸吃饭的这一点,要暂时放放了。
 
    顾铮可不想变成这乱世中的小娼。
 
    也不知道这原主的水平到底如何,半吊子的戏子,骨架已经长成,连最低档的茶园子中的戏班子,也不会收他这种挂单的。
 
    更何况,唱戏的收入,呵呵,除非是找到愿意捧他的冤大头,以技术入股个茶园,拿个分红,才能被人尊称一句顾老板,否则唱不红的龙套,也没比拉黄包车的好到哪去。
 
    得,想来想去,初级财富的积累,还是要从这老本行入手啊。
 
    要不说最底层的人们的智慧才是最现实明智的吗?顾铮选了一个对他来说最有前途的职业了。
 
    混的好了,起码能过上三等阶层民众的生活,够温饱不是?
 
    看到这里有人肯定有疑惑了,难道不应该发挥我们现代人的文采,走文抄流的道路吗?
 
    那好,首先你要在银行开个户头,最次也要有一个正规的稿费收取的地址。
 
    作为一个成天无所事事的这个时代中的文人们,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查探别人的了。
 
    如果你写革命的诗词?
 
    分分钟倭国人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变态的酷刑。
 
    如果你写风花雪月?
 
    文人间的相轻会不会把你喷成一只狗,我们不知道。
 
    但是这么走下去的人生,当原主来接收身体的时候,你又让人家怎么再圆回来?
 
    文曲星下凡历练来了?
 
    可拉倒。
 
    现如今只剩下一条路了,去拉黄包车去,原主暂时也只点亮了这一个技能了。
 
    打定了主意的顾铮,也不再彷徨,他将碎发放下,抬头望了望时辰,明天一早开工,先把水金哥的事情给解决了。
 
    ……
 
    车霸,是四九城中势力不算太弱的一众人等。
 
    他们有大有小,多挂靠在该地盘的黑,帮之下,甚至有不少的车霸,他们本身就是黄包车夫的出身。
 
    因为够狠够勇,让一开始的抱团抗争的而组成的团体,在后期就变了味道,转头就欺压起了原本的同行。
 
    非常巧的,顾铮租赁黄包车的车行规模不大,这个只有几十辆车出租的小车行中,只有一个从车行初始建立起,就在里边以拉车为生的雷水金的车霸存在。
 
    因为这里规模实在是太小,那些做大买卖的帮派们压根没看上这一个月一两百铜元的利润,这个连蚊子腿都不如的收成,就被雷水金给捡了漏,吆三喝四的就自己收了起来。
 
    按照拉黄包车的行内的规矩,租车赁车的车行,会抽黄包车夫们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份子钱,作为这些车辆的日常维修和保养的费用。
 
    而这些个车霸们每个月也会朝着这些车夫们收上5块到10块的铜元,美其名曰:保障车行内兄弟们的日常安全。
 
    如果这保护费收的值当,现如今的顾铮直接跑到大街上捅死一个倭国人跑路,他们能把这事给抹平了,那这钱,顾铮会乖乖的掏出来,屁都不会多放一个。
 
    可是你雷水金,连个从警察局捞人的面子都没有,和别的车行抢生意的时候一次都没干赢过的主?你还想从我顾铮手中收钱?
 
    啐!没门。
 
    一早出门的顾铮,并没有去他被分派到的趴活的地点去报道,反倒是将一个油纸包着的小筒,往车上一扔,擦着黑的就出了门。
 
    lc区的清晨,安静中充满着勃勃的生机,那些扛着扁担推着小车的小商小贩们,正好从一北一南两个城门楼子那排队入城。
 
    有幸生活在城内的摊贩主们,却早已经支起了铺子,做起了新一天的第一笔生意。
 
    连心中有事,步伐匆匆的顾铮,也免不了的被这一条通往雷水金家的必经之路上的热闹景象给吸引的暂时停顿了下来。
 
    在吱吱呀呀摇晃着的煤油灯中,蹲在自己的黄包车下,转着圈的抿了一碗油炒面。
 
    “老板,六根大油条带走哇!”用舌头将碗边儿最后一口舔净的顾铮,砸了一下嘴,意犹未尽的朝着摊主吆喝了一句。
 
    “好嘞!六根油条,您拿好。”
 
    一张昨日的晨报,粗粗的一裹,一条糙纸搓成的系绳,麻溜的转着圈一捆,拉起黄包车的顾铮的手腕上,就多悬挂起了一个晃晃悠悠散发着油炸食物香气的纸包。
 
    哗啦啦
 
    这条街仿佛也短了几分,让刚拉出感觉的顾铮,没跑出几步,就抵达到了他今天的目的地。
 
    这个依然在南城根儿底下,却脱离了贫民窝棚的小杂院的院门,此时正半掩着,从里边传出来一个清晨早起人家的声音。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